美媒称伊朗正计划袭击沙特,伊朗外交部驳斥:故意煽动反伊气氛_网易订阅

美媒称伊朗正计划袭击沙特,伊朗外交部驳斥:故意煽动反伊气氛_网易订阅
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2日报道,伊朗外交部发言人纳赛尔·卡纳尼(Nasser Kanaani)周三表示,西方国家宣称伊朗正在准备袭击沙特阿拉伯,这是在故意制造反对伊朗的气氛。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周二援引一名匿名美国官员的说法称,在美国和沙特之间分享的情报声称,伊朗可能正在计划针对中东地区的能源基础设施,特别是对沙特能源基础设施实施“迫在眉睫的袭击”。另一名匿名美国官员则对CNN说,美国F-22战斗机早已部署在沙特阿拉伯,可以应对任何威胁。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内德·普莱斯当天称,美国“关注威胁情况”,并“通过军事、外交和情报渠道与沙特保持着持续的联系”。纳赛尔·卡纳尼 图源:人民视觉对此,伊朗外交部发言人卡纳尼在社交媒体Telegram平台上发声明称:“这种有偏见的新闻是一些西方和以色列小圈子制造出来的,目的是煽动伊朗周围的气氛,破坏伊朗目前与该地区国家关系的积极趋势。”他强调,德黑兰正在考虑在与邻国建设性互动的基础上,建立和加强中东地区的稳定与安全。伊朗与沙特近年来关系紧张。2016年,沙特以从事恐怖主义活动的罪名处决一批囚犯,其中包括知名什叶派宗教人士尼米尔,引发伊朗强烈不满,伊朗民众抗议并冲击沙特驻伊朗使领馆,沙特宣布与伊朗断交。受此影响,多个海湾阿拉伯国家宣布断绝与伊朗外交关系或降低与伊朗外交关系级别。2021年4月起,沙特和伊朗两国官员在伊拉克首都巴格达开始对话,寻求改善双边关系。今年一段时间以来,海湾阿拉伯国家与伊朗关系持续改善,8月时科威特将与伊朗的关系恢复到大使级,沙特阿拉伯也在伊拉克斡旋下继续与伊朗展开多轮对话。(编辑:ZLQ)延伸阅读”小摩托”无人机成明星武器 俄乌冲突中伊朗才是赢家?最近一段时间,在俄乌冲突的观察者圈子中,一款名为“天竺葵-2”的自杀式无人机开始成为“明星武器”,颇有抢占此前名声大噪的“海马斯”火箭炮风头的架势。无人机残骸照片,上有”герань-2″字样爆炸后的机体残骸显示,“天竺葵-2”采用摩托车上常见的汽油发动机,一些军事分析者称该发动机是普通的125cc四冲程摩托发动机,它在接近目标时会发出颇具特色的较高噪音,有军事爱好者甚至因此将它戏称为“小摩托”。10月17日,该机型首次以“蜂群”战术成堆出现在乌克兰首都基辅市区上空,对市内多个目标进行了自杀式攻击。近日俄罗斯对乌克兰的打击持续,每天都有一定数量的“天竺葵-2”在乌腹地上空盘旋。西方媒体和军事分析博主一直称“天竺葵-2”实际上就是产自伊朗的“沙希德-136”型无人机,但截至目前,伊朗政府并不承认向俄提供了武器,对于近期乌克兰的激烈反应,伊朗的官方态度一直是“坚持以谈判解决俄乌冲突”。俄罗斯方面也没有承认使用了伊朗武器。俄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最近回应道:在对基辅等城市的打击中,使用的是有俄罗斯名字的俄式装备,克里姆林宫没有伊朗无人机参与其中的信息。资料图:社交媒体流传的飞过基辅上空的无人机尽管俄伊官方均未承认,但一些俄官员和军方人士早已私下谈到了“沙希德-136”在乌克兰战场上发挥的作用。10月18日,在俄罗斯-1频道黄金时间的热播节目“60分钟”里,前军方人士、《军工信使》杂志主编霍达廖诺克赞扬了自杀式无人机在乌克兰战场上的表现,称这种战术为“特别军事行动翻开了崭新一页”。他还对泽连斯基关于“俄军的采购数量高达2400架”的说法评论称,“但愿(俄采购的)实际数量是3800或者5800架”。尽管尚未有公开信息披露伊朗与俄罗斯究竟达成了何种武器合作协议,但自今年2月俄乌冲突爆发以来,俄伊双方愈加密切的合作早已有了翔实证据。伊朗近日不仅加大了对俄罗斯粮食的采购规模,预计还将大批购入欧洲“视之为粪土”的俄罗斯天然气。7月在德黑兰举行的俄、土、伊三方会谈,被认为对于俄伊两国关系具有重要意义,普京彼时对伊朗的访问是他自俄罗斯对乌克兰开始“特别军事行动”以来首次访问苏联地区以外的国家。会后,双方关系进一步升温,其背后两国的真实意图也让人深思:历史上同为“帝国”的两国走近,是雄心勃勃的结盟,还是时局下的相互利用?“天竺葵-2”大战TB2?“天竺葵-2”的油耗较低,航程较长,时速约为200公里左右。它在攻击前可以在目标上空的区域盘旋待命,一旦锁定目标,则凭借其携带的50公斤装药发起自杀式袭击。由于目标小、雷达信号弱、数量多,乌克兰防空系统在面对成群结队的“天竺葵-2”时压力颇大,只能使用对付巡航导弹的防空武器甚至出动战机进行拦截,成本巨大。社交平台Telegram上的多个军事分析频道流传着一架乌军米格-29战机在拦截无人机时被爆炸破片波及,最后坠毁的视频片段。俄军军宣部门随后还特制了一段宣传视频,将一架动画制作的“天竺葵-2”上喷涂了乌军米格-29、苏-24和苏-27战机的图案,以此来显示“战果”。俄军在10月10日开始对乌克兰实施大规模战略打击之前,就已大量使用了以“天竺葵-2”为代表的无人机作战。据一些开源情报分析机构(OSINT)的统计,自今年8月以来,俄罗斯投入使用的自杀无人机架数估计已达到三位数。而按照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的说法,俄军的采购数量则高达2400架。《纽约时报》和一些军事博主在社交平台上的分析称,单架“天竺葵-2”的成本低廉,估计造价从1万美元到5万美元不等,远远低于单枚成本动辄数十甚至上百万美元的美制防空导弹。以乌克兰最新获得的西方防空系统为例,德国的IRIS-T防空导弹系统单枚平均造价为45万美元,美制NASAMS则高达200万美元。假若使用更老旧的苏制S-300或“山毛榉”系统,又往往因为目标反射信号太弱而难以锁定。伊朗方面虽没有直接承认,但已经开始公开渲染伊朗无人机大受外国客户欢迎。曾担任伊朗革命卫队司令、现任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助手兼高级顾问的叶海亚·拉希姆·萨法维少将称,过去一周内已有22个国家向伊朗表达了购买军用无人机的意向。尽管回避了是否卖给俄罗斯的争议,伊朗还是无时无刻地“秀肌肉”。“人们曾经怀疑我们的技术,但他们现在说,‘伊朗无人机非常危险,你们为什么要卖它们?’”在一封给学者的信中,伊朗最高领导人哈梅内伊如此赞扬了伊朗军用无人机的威力。推特、Telegram等社交平台上还出现了各种漫画,诙谐表现伊朗无人机取代土耳其产品,成为国际军用无人机市场的新宠。不过,实际上土耳其无人机在国际市场上依然火爆,TB-2与伊朗的“沙希德-136”也不是同类型的军用无人机,并非直接竞争的产品。漫画图伊朗并非军用无人机领域的新玩家。早在上世纪80年代的两伊战争中,伊朗已开始研制无人机用于战场侦察,同时打下无人机工业的最初根基。在上世纪90年代,伊朗继续投入资源进行人才储备以及无人机工业的建设,打造出自成一体的无人机体系。美伊之间长期存在紧张的军事对抗,在伊朗南部的霍尔木兹海域,美军无人机经常在伊朗周边活动,甚至不时侵入伊朗领空。在长达数十年的时间里,伊朗军方通过各种手段俘获、取得了一些美军先进无人机的成品或残骸,其中不乏“全球鹰”这类“高级货”。公开资料显示,目前伊朗拥有迁徙者系列无人机,还有多种类型的“沙希德”系列无人机、燕子系列无人机、Fotros“堕落天使”无人机、卡曼系列无人机,以及一些不成系列的无人机品类。伊朗所拥有的无人机类型涵盖了大、中、小;侦察、察打一体、自杀攻击等。除了无人机类型丰富,伊朗还研制有相应的多类无人机弹药。伊朗制的无人机也经历了多场地区冲突的“洗礼”。在自2011年持续至今的叙利亚战争中,多种类型的伊朗无人机与俄军和叙利亚政府军一同作战。在也门战场上,胡塞武装也大量使用伊朗无人机作战,并通过无人机与战术导弹的搭配,形成了独具特色的远程打击体系,其对手沙特虽斥资巨大引入了先进的美制防空武器系统,但也常常防不胜防,让胡赛武装装备的伊朗无人机“钻了空子”。俄气新买家虽然俄伊的无人机合作尚未得到官方证实,但双方在其他领域的走近早已公开化,其中能源也是重要一环。随着欧洲计划切断俄罗斯天然气进口,俄罗斯天然气开始转向其他市场,尽管印度等亚洲国家一直是俄气的重要出口目的地,但让人意外的是,坐拥巨大油气储量的伊朗也成了俄气的新买家之一。伊朗拥有通往土耳其和伊拉克的天然气管道线路,但供应量较小。根据《阿拉伯周刊》的数据,2021年,伊朗的天然气出口总量为170亿立方米,相比之下,俄罗斯的出口总量为2410亿立方米。管道容量是伊朗出口天然气的主要瓶颈,伊朗需要新的天然气管道将自己的能源产品输往国外。俄乌冲突给俄罗斯带来的国际孤立为伊朗提供了机遇。今年7月,俄罗斯能源巨头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与伊朗国家石油公司签署了一份价值400亿美元的谅解备忘录。根据这份谅解备忘录,俄罗斯将协助伊朗开发该国的基什和北帕尔斯气田以及六个油田。据伊朗法尔斯通讯社报道,伊朗石油部9月表示,根据这份谅解备忘录,伊朗还将每天采购900万立方米的俄气,主要用于国内消费,另外每日600万立方米的采购额度可以再以液化天然气形式出口到其他国家,俄气将会帮助伊朗完成液化过程。有能源分析人士预计,伊朗可以以低价采购俄气,然后再转手卖给土耳其、巴基斯坦甚至阿富汗。此举不仅能让伊朗填补巨大的预算缺口,还可让俄罗斯受益,因为俄方不会承担交易风险。欧洲能源危机爆发后,伊朗多次表示“有兴趣帮助欧洲缓解”。然而,目前的问题在于,伊朗和俄罗斯一样受到出口限制,如果西方不取消或减少制裁,伊朗今年冬天同样无法帮助欧洲填补能源缺口,更不用说在“俄罗斯使用伊朗无人机说”甚嚣尘上之时欧盟还威胁对伊施加更多制裁。此外,一些专家也对俄伊能源合作持怀疑态度。伊朗能源专家莫尔特扎·贝赫鲁兹法尔此前对伊朗劳工通讯社表示,最近双方签署的谅解备忘录不会带来太多结果,因为“俄罗斯从未向伊朗能源部门投资过一分钱”,也许是俄罗斯认为伊朗是一个潜在的竞争对手,特别是在欧洲市场。而事实上,俄罗斯目前自身就缺乏大规模的液化天然气技术。诚然,伊朗不会取代欧洲成为俄气的主要市场。即使达到预期的每日目标,俄气每年也只会向伊朗提供55亿立方米的天然气,仅为俄罗斯此前通过“北溪”管道向欧洲供应气量的10%。然而,随着今年9月“北溪-1”和“北溪-2”管线因爆炸受损,俄罗斯也可能会寻求增加对伊朗和其他地区的出口量。虽然无法保证很快付诸实现,但俄伊在能源领域或许拥有雄心勃勃的共同目标。10月23日,伊朗媒体报道称,俄伊已经签订合同,伊方将在俄乌冲突期间向俄方供应40台伊朗制造的涡轮机。“伊朗的工业成功不仅限于导弹和无人机领域。”伊朗天然气工程和开发公司首席执行官雷扎·努沙迪如此告诉媒体。克里姆林宫一直指责西方制裁阻碍了俄罗斯天然气基础设施的维护,特别是影响了正在加拿大维修的西门子涡轮机的归还。“给我们一个涡轮机,我们明天就将打通‘北溪’。”普京9月在符拉迪沃斯托克的经济论坛上曾如此说道。对此,“好伙计”伊朗的确乐意施以援手。“目前,伊朗天然气(产业)所需的85%的设施都是在国内建造的。”努沙迪骄傲地说道,但他没有具体说明与俄罗斯的合同于何时签署,涡轮机将于何时交付。“东方和西方之间,选最好的”毫无疑问,自2月俄乌冲突爆发以来,伊朗与俄罗斯之间的关系愈加亲密。7月在德黑兰举行的俄、土、伊三方会谈被认为对于俄伊两国关系具有重要意义,普京访伊是他自俄乌冲突爆发以来首次访问前苏联地区以外的国家。不过,这次俄伊领导人会晤也是为了向外部参与者发出信号,因为通过与俄罗斯走得更近,伊朗和俄罗斯都向西方证明了自己还有其他选择。“这不是一个真正的联盟,而是一种权宜。”法国国际关系专家、巴黎政治学院教授伯特兰·巴迪近日接受法媒采访时表示,“这完全不同,因为权宜的特点是不会承诺太久。”巴迪认为,伊朗与俄罗斯之间首先有一种“战术上的权宜”,伊朗目前正在进行重启伊核协议的谈判,这是伊朗希望威胁美国的一种方式:如果没有协议,伊朗可能会继续接近俄罗斯。这种威胁是有风险的,是伊朗的一个赌注。其次,双方之间还有一种“战略上的权宜”,伊朗看到了俄罗斯处于低落的状态,伊朗人认为双方可以实现利益交换。事实上,尽管被指责向俄罗斯出售武器,但在对待俄乌冲突的立场上,伊朗一直小心翼翼地保持中立态度。哈梅内伊多次呼吁战争应该结束,但在一次讲话中,他称俄罗斯的行动是“先发制人的”。一些伊朗强硬派媒体将哈梅内伊的讲话解读为伊朗应该在俄乌冲突中支持俄罗斯,但伊朗外交部随后澄清了哈梅内伊的言论,强调伊朗立场没有改变。根据欧洲外交关系理事会近日的一份报告,伊朗的政治精英在对俄立场上基本分为两派,一派赞成与俄罗斯建立牢固的联系,以延续伊朗政权的生存,并制衡美国在伊朗附近的军事存在。这一派包括哈梅内伊本人,及其亲密圈子内的一些人士,包括他的外交政策顾问韦拉亚提、议会议长卡利巴夫及伊斯兰革命卫队和神职人员高层等。另一派则是以前外长扎里夫、前总统鲁哈尼以及现任最高国家安全委员会秘书阿里·沙姆哈尼等为代表的“实用主义者”。他们将俄罗斯视为重要的邻国,但不赞同加强俄伊的战略联系,他们认为伊朗对西方保持开放选择、避免过度依赖俄罗斯是有价值的。现任总统莱希虽然被视作强硬派,但与鲁哈尼政府一样,莱希政府在发展了与俄罗斯关系的同时,仍然没有对欧洲关上大门。就在近日,伊朗外长阿卜杜拉希扬还驳斥了“伊朗命运与俄罗斯命运息息相关”的说法。“欧洲将会在伊朗政府的政策平衡中占有一席之地。”他评论道,“在西方和东方之间,我们必须选择最好的。”无论如何,俄乌冲突都为伊朗实施平衡的外交政策提供了更大空间。尽管未承认与俄罗斯的无人机合作,伊朗的确正在推动发展与莫斯科的军事伙伴关系,这一方面是为了展示伊朗自身的国防和航天技术,另一方面伊朗意图借助俄罗斯更新其老化的战机部队。与此同时,全球能源成本的上涨使得伊朗对欧洲和俄罗斯都更有价值。其次,伊朗还能够在俄罗斯集中精力于乌克兰战场时,努力填补中东地区的真空。“德黑兰的普遍心态是,俄罗斯与西方之间的鸿沟越大,伊朗的机会就越大。”德黑兰大学国际关系学教授伊拉希·克莱在接受《金融时报》采访时称,这为伊朗加入欧亚经济联盟和上海合作组织铺平了道路,“这是一个伊朗不能忽视的机会”。

Author: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